您的位置 首页 直播脚本

推广普通话的诗歌

  萨沙历史上的今天。

  作者:萨沙

  本文章为萨沙原创,谢绝任何媒体转载

  【萨沙讲史堂第一千四百六十七期】(历史系列第718讲)

  普通话是洪秀全所说的胡语吗?1956年2月26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发布关于推广普通话的指示。

  普通话是胡语吗?

  并不是如此。

  洪秀全在诏书中说:中国有中国之语言。今满洲造为京腔,更中国音,是欲以胡言胡语惑中国也。

  确实,洪秀全有资格说这种话。

  洪秀全讲的粤语中,保留相当多的古词古义,也有较高使用单音词的倾向。一些被粤语的通俗的字辞,可在古籍中找到来源。

  也就是说,粤语比当时的北京话更为纯正,更接近汉人古语。

  实际上,普通话是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,以北方话为基础。

  早在东晋时代,所谓的官话就是中原雅音,也就是南京话。

  南京话在很多年都是中国的官话,元代开始有所改变。

  元代定都在北京,忽必烈上台以后,曾试图统一官话。然而,元代的官话虽不是南京话,却也不是北京话,而是类似于唐宋时期的中原音(汴洛音)。

  元代首都在北京,所以当地的方言逐步成为首都的主要语言,官话也开始改变。

  写到这里,想起电影《摩登如来神掌》中,刘德华、陈百祥救了元代公主和婢女时,这两个女孩说的是一口河南话。

  这似乎让人很不能理解。

  其实她们说的就是当时元代的官话,是中原音。

  明代定都南京,再次以南京雅音为官话。

  朱棣迁都以后,仍然从南京带走了大量的官民。这导致北京也出现了大量的说南京话的人口,南京雅音仍然是明代官话。

  今天我们分析今天的南京方言和北京方言,发现会有很多共同之处,只是语调不同。

  清代定都北京,北京城内九成都是旗人。北京方言逐步成为官话,从清朝中期开始取代了南京官话。

  然而,北京官话并不是胡语,它的主要部分和南京官话大同小异,只是采用了北方语调,还有一些胡人的词汇,尤其是满语词汇。

  北京话中有大量满语词汇,比如邋遢、猫儿腻、捅娄子、作践、麻利、哈喇子、姑娘等。

  此外汉语第一人称复数本来只有我们,咱们则出自满语。

  北京官话并不是单单指北京城内的方言,而是泛指河北省大部分,天津部分地区、山东北部和西北部、山西和内蒙古一小部。

  东北官话和北京官话也很接近,也有明显的不同。

  东北官话中有大量的外来词汇,比如满语、俄语、日语等等。

  说来说去,北京话并不是胡语,只是有一些胡语成分的北方汉语而已。

  而普通话也不是北京话,两者不是同一个东西。

  普通话作为共同语推广时,已经从北京话中剔除了许多北京土语,词汇和语法结构都是官话所共有的。

  语言这种东西,是文化的载体,也不用追本溯源。

  只要能够保持国家民族的繁荣,用哪种方言没什么区别。

  萨沙想起去阿根廷和巴西国境线上的小城,遇到一个华人女孩。

  小城一半居民是巴西人,一半是阿根廷人。

  而巴西人说葡萄牙语,阿根廷人说西班牙语,她没上学的时候就学会了。

  另外,她在家还学会了粤语,在学校学会了英语,一共会四种语言。

  有意思的是,全家都是广东人,她本来是不会普通话或者台湾国语的。

  后来,小城来了几个中国大陆北方的移民,她经常和她们打麻将,久而久之学会了普通话,虽然水平并不高明。

  你说谁是她的母语,还有什么重要吗?

  实用最重要。

  声明:

  本文参考

  图片来自网络的百度图片,如有侵权请通知删除。

关于作者: jinfangzhou

热门文章